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-第六百零五章 天帝和魔尊熱推

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
小說推薦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全后宫穿进逃生游戏
找到了窍门之后再去修炼,效率就非常高了。
佩拉尔来接她时,她已经基本掌握了不用刀招,直接引出刀风的方法——
放在别人身上,这一步恐怕要困扰数月,乃至数年。但夏清阳的刀法意识极强,基础又牢靠,一直以来,就只是差一个顿悟罢了。
佩拉尔送夏清阳回牢房。
临走时,他给了她一个盒子,告诉她,这是刚刚从外面送来的,指名给她。
夏清阳回到牢房后,将盒子打开一看,里面竟然是一柄长刀。
见这刀的第一眼,夏清阳就看出了,这刀是被人用过的。
使用它的人明显非常爱惜它。刀身被保养得极好,刀刃薄而锋利,一根头发吹上去立刻便被削断。
夏清阳想把刀拿出来仔细看看,然而拿起刀,才发现刀下还压着一张纸条。
【刀名月华,好好用它——帕特里克】
帕特里克是凯文的姓。
原来这柄刀是凯文送给她的。
知道是熟人相赠,夏清阳安下心来,认真地端详起了这柄名叫月华的刀。
“这刀不错,一点不比你那柄蛟龙差。”道君难得入眼什么东西,“正好,明天你就拿它去决斗吧。”
“嗯。那是自然。”
凯文送她刀,大概也是想让她明天多一分获胜的希望。还有佩拉尔,同样是出于这样的心情。
她自然会好好用上这些礼物。

转眼到了第二天。
今天这场决斗,早在公布之日,就有很多人在期待了。
一个是最近大热的新星“鬼步女”。另一个是节目效果极佳,种族极为罕见的人鱼“亡魂歌者”。
这两人的对决,无论是谁胜,应该都很有看点。
然而当观众一一入场,赌池赔率一开,不少人都吃惊了——
鬼步女的赔率竟然这么高。
看来就算鬼步女最近炒得热,大家在下注的时候,脑子也还是清醒的。
这次的场地,是专门为亡魂歌者准备的海战场地。入水之后,那两条腿的,还能有一条尾巴的灵活吗?就算是鬼步女,身法也无从施展了吧。
抱着这样的想法,赌池赔率难免一边倒。
甚至因为觉得没有悬念,还专门出现了一个特殊赌池,赌这局决斗多久结束。
其中最多人押的,竟然是一分钟内。

“妖魔,跟孤赌一把吗?”
贵宾席内,一个男人淡笑着问身旁的人。
只见男人身穿一件白色蝉纱裰衣,留着长若流水的头发,眉目俊逸,气质矜贵得宛如天神一般。
而他身旁的人,则和他完全是两个极端——身着纯黑色蟒袍,坐姿狂放,浑身散发着危险的黑暗气息,当真如同“妖魔”。
“行啊,你先说你赌谁赢吧。”
“还是你先,免得过后,又说孤先选欺负人。”
“本尊赌那条鱼。”
“嗯,那孤就赌凯文说的那个姑娘赢。”
“哈哈哈狗帝君,你这次输定了!!”
“呵,赌注是什么?”
“本尊要是胜了,你就替本尊洗一个月袜子,敢不敢?”
“可以。反过来,孤若赢了,你就在下次决斗时,当着所有人面喊上三遍:‘浩成帝君,家父也’,如何。”
“成交!正好凯文在此,给咱俩做个见证。”
一旁的凯文:……
他对这种幼稚的赌局不想予评。
这一白一黑的两位,都是凯文的好友。
其中白衣那位,人称浩成天帝。黑衣的那位,叫应罗魔尊。
说来有趣,这二人同属一个位面世界。
在来到魔塔以前,是打了上千年的死对头。一方率领天兵天将,一方带着魔教教徒,杀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,日月无光。
双双被抓进魔塔以后,时间一久,反而成了不错的朋友。
“听凯文说了这么久,你就一点不好奇,这姑娘的刀法,到底有多厉害么?”无论何时,浩成天帝的脸上,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“再厉害,在水域里发挥不出,也就是个屁。”应罗魔尊撇撇嘴,两腿搭在前面的栏杆上,“而且说不定,她连第一波精神攻击都抵挡不住呢。”
是的,这就是大多数人的想法。
看过亡魂歌者过往决斗的人都知道,亡魂歌者歌声一出,意志稍微薄弱一点的人,都会立刻失去意识,任人宰割。
即便是意志力强的人,也难免一愣,行动迟缓。
这些在对决中,就都是杀机。
“可人鱼一族,最厉害的攻击手段就是唱歌。每次唱歌,又会消耗自身的生命力。”浩成天帝有不同意见,“若那姑娘,能撑到歌者力尽而亡,不就胜出了么?”
“笑话。耗死人鱼?你怎么不说她把水喝光了,还能渴死他呢。”
医者仁心,亘古不变
浩成天帝笑着摇摇头,不和他再辩:“算了,看着吧,马上要开始了。”

没过多久,宣告决斗开始的嘟声响起。
双方选手入场。
这一次的场地,是特制的巨大水池……不,看这大小,应该说是湖泊了。
志鸟村 小说
外圈的堤岸面积非常小,而且角度倾斜,几乎不可能一直站在上面。所以这次的主战场,必然是湖里。
湖水清澈非常。不过为了最好的观感,空中设置了多个投影,用来追踪湖底的战斗画面。
由此可见,地底和地表的确非常不同,连决斗的待遇都不一样。
夏清阳入场时,单手拽着堤岸上伸出的树枝,因此没有落水。
应罗魔尊微微眯眼,探身细看。
看清之后,他猛地转过头来看着凯文:“那不是月华刀吗?你居然把月华刀给她了???”
浩成天帝闻言,也有些惊讶地看向凯文。
凯文神色未变,嗯了一声。
“可那不是……”应罗魔尊想说什么。
浩成天帝碰了他一下,示意他不要再往下说了。
决斗场上风平浪静。
夏清阳拽着树枝,垂眸看向水底。
歌者一入水,就立刻掀起泥沙,把水给搅浑了。
这样一来,夏清阳在岸上就难以看见他的身影,也无法对他的偷袭进行预判——不得不说,这是很聪明的做法。
“他要发动精神攻击了。”
果不其然,应罗魔尊话音未落,场上便忽然响起一道极其美妙的歌声。